龙珠激斗所有暗藏礼包 > 三肖必中特 >

龙珠激斗2018限时神卡:專訪|導演姜偉》傳達了我的價值觀

時間:2017-11-13 瀏覽:次 我要評論

龙珠激斗所有暗藏礼包 www.fypnz.icu   近日,講述有神秘色彩的獵頭行業,由胡歌、萬茜、陳龍主演,又集齊祖鋒、孫紅雷、張嘉譯等一眾戲骨保駕護航的《獵場》終于開播了。

  本應在2016年播出,卻由于各種因素延遲一年,姍姍來遲的《獵場》在宣傳上顯然已經沒有優勢,哪怕有胡歌作為大男主,還有不少好演員做襯,開播后的收視率依然稱不上多么亮眼。盡管如此,不論是題材特殊性,還是作為拿過飛天獎最佳編劇姜偉暌違五年自編自導的新作,《獵場》還是激發了網友們的討論熱情。

  對姜偉來說,講有關都市職場的《獵場》是非常不同的嘗試,此前他的代表作《潛伏》《借槍》等多是年代戲,并且以刺激緊張的諜戰情節為主。

  不過相比口碑極高的前幾部作品,《獵場》一開播就收集了不少質疑,豆瓣評分也一度跌至不到6分,不論是劇評還是觀眾評價,都有對《獵場》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吐槽,比如劇情過慢,職場戲又變成了言情劇等。

  姜偉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表示,這種情況是他沒有預料到的,“我以前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聲音,我以前的戲從來沒遇到過的”,他坦言播之前曾想到過會有批評的聲音,但目前很多批評直指制作粗制濫造、劇作陳舊落后、演員演技有問題,對這樣的評價,哪怕自己仍然很尊重喜歡豆瓣,也仍然想不通,“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評價,他們完全是在挑剔”。

  《獵場》之所以引起了一波吐槽和討論,自然和觀眾對主創陣容極高的期待有關,《瑯琊榜》和《偽裝者》之后,胡歌幾乎成了偶像轉型實力派的典型正面教材,這次在《獵場》中,他獨挑大梁做大男主,其飾演的鄭秋冬幾乎就是全劇唯一主角。

  對這兩年被偽“職場劇”概念不斷沖刷的國產劇觀眾來說,本身非常期待胡歌選擇的《獵場》能打破“披著職場劇講愛情”這個幌子,好好講述獵頭行業的內幕和真實狀態,但從目前播出的前幾集來看,不少人認為結果令人失望。

  鄭秋冬以落魄的職介所老板開場,不到一集就公司倒閉,又和前女友舊情復燃,第二集進了組織,第三集被抓入獄,第四集就出獄重獲新生,拿著偽造身份證找到工作?;姑懷毆?,假冒身份又被識破。

  男主角的人生仿佛諜戰劇的劇情節奏,觀眾還沒反應過來,就已經從到低谷來了兩遍。雖然打破了國產劇主角“完美形象出場”的爛俗設定,但尺度太大的人生也讓部分觀眾無法理解。

  相對應的,則是感情戲上的文藝和緩慢,《挪威的森林》成為定情信物被反復提及,《重慶森林》也被蓋章成了文藝青年的標簽。

  對這些熱議的問題,姜偉都在采訪中談了談自己這樣創作的原因,以及對這些問題的看法。他表示自己本身就沒有想過要有“職場劇”這個分類,離開了職場,也一樣能寫行業,鄭秋冬談戀愛的部分,也是為了他的職場人設做鋪墊,過早下論斷沒有必要。

  隨著《獵場》的播出,姜偉表示,接下來觀眾看到的鄭秋冬,將是真正從污點青年到道德思想絕對完美的男主角,“要說完美,現在任何電視劇的任何角色都不會比最后的鄭秋冬更完美?!?/p>

  姜偉:人力資源這個行當,工作方式有很多神秘色彩,里面有計謀、智慧,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手段,這是他的職業特點。這個特點決定了他可以用諜戰方式去講現代劇的可能,他們的工作有些環節就不能讓別人知道,他先要和你秘密接觸。所以它本身的秘密色彩讓我選擇了這個題材。在現代生活中,可能做安全部分,情報工作有這個色彩,別的我還想不出來。

  姜偉:是跟朋友聊天時候聊到,說是有個人跟他說,我接觸你,需要約你在單位之外。偶爾聽到這么個小事,對編故事來講,可以無限放大,你可以想到巨大的獵頭計劃,獵一個大人物,更需要秘密進行了,需要計劃、布局、計謀、智慧,這些部分。

  這個行業在很多年以前中國人是誤解的,認為這是挖墻腳。它是個舶來品,這個行業本來就是我們現代人生活的最表面的體現。我們已經沖破了過去很多東西,走到了今天,穿名牌,開名車,那個叫時尚?時尚首先是現代化,這個職業本身就非常現代化。

  姜偉:首先做些基本采訪,去海德思哲,五大的第二名,去北京部采訪,看一看他們的房間、布置、陳設,還有工作人員基本的結構,他們一色的小姑娘,他們叫researcher,助理,一般一個咨詢師配兩三個,但咨詢師一般不在屋里,屋里都是小姑娘。接待我們的是一個朋友,也是一姑娘,挺熟的,給我們介紹辦公室環境、日常工作,投影怎么樣,會怎么開,他們每天忙什么,這些小姑娘每天忙什么,他們電腦查的是什么資料,他們每個都有英文名,他們講話都是漢英夾雜。

  后來我也把我的劇本交給一個搞人力資源的老大去看。前期的工作,就是買書,網絡,搜資料,你得基本上搞清楚怎么回事,才能跟專家去談去,跟他們聊。

  澎湃新聞:現在對已經播出的部分,一些觀眾的疑惑在于情感部分太慢,太拖沓,這種剪輯結果是你的本意嗎?

  姜偉:我不會把慢作為本意,職場劇不應當只有職場戲,它應當還有家庭戲、親情戲、愛情戲。其實為了強調這點,我是有點感情的預設部分,他只要在為這個職業在奔波,失而復得得而復失,伴隨著他的感情戲,就可以。

  這里面一定有不均衡的地方,這段情感多點,這段情感少點,尤其是處理預設時,為將來人物打基礎的時候,肯定是會做更多的交代。

  我最初剪的時候,最早的版本中,是有些拖沓,但我已經剪掉了,現在這個版本對一個言情戲份來說,是在節奏中的。

  觀眾想看感情之外的東西,在我看來,純粹職場戲,我首先想到的是《半澤直樹》,但它有很大一部分在講他父親的死。不是離開了職場就不能寫職場,寫家庭也是寫職場,感情戲也是寫職場,它都是在推這個人物的。

  姜偉:那倒不是。因為情感戲就那么多,一點沒動。而且說實話,剪掉了沒多少。現在應該還可以吧,有些人就是愛看情感戲。不同聲音可以有,但如果說慢,代表很多觀眾的意見,我就不太理解了。

  不是說我多么特別,哪個編劇不得寫情感戲,就是張飛來當編劇,他也要寫情感戲。我以前一貫是寫男人戲的,都是大男主的戲。但越是大男主,越得有感情戲。就像孫紅雷和姚晨一起來把握故事一樣,相互的。

  姜偉:職場和感情是可以相容的,一段職場,一段感情。就像諜戰戲一樣,一邊完成地下任務一邊談情說愛,他回家探親去了,他去參加朋友婚禮去了,也是可以有生活戲。類型劇是個亞概念,里面很雜糅,不是一個純粹的概念,它是借用個概念,不是真正的類型劃分。

  姜偉:其實,我對村上不太了解。但是我知道在那個年代里,很多文藝青年,喜歡村上?!杜餐納幀肥撬強詒靨傅畝?,我在電影學院招生的時候,什么人都見過,我知道他們隨著時代變化喜好變化。我的記憶中是這樣的。這些完全是我的個人記憶,我是為了讓他在女主人公不在的時候,書就是羅伊人的替代,羅伊人耳機里一直有一首歌《一場戀愛》,他們談了場兩個城市的戀愛,他們不能面對面,所以都需要一個替代品來讓觀眾看到對方的存在。

  澎湃新聞:這本書也幾乎在開場就表明了鄭秋冬羅伊人和老白的三角戀關系。這一段羅伊人和鄭秋冬的舊情復燃,也被一些觀眾認為,做法不太好,比如在小樹林的那場。

  姜偉:這不是三角戀。她跟老白是情侶關系,當她想跟鄭秋冬好的時候是一天晚上,第二天她知道老白不行的時候,她主動打消了這個念頭,老白最后這幾步我必須陪他走好。我覺得羅伊人的道德底線守得非常緊,而且很仗義。這里面,對這個戲,和這個人物的定位,是拿卡尺放在那的。

  那天晚上的擁抱接吻,如果說是踩底線的行為標志的話,請不要拿圣人來要求普通人。這是人之常情的情不自禁,而且他們還有前史。你可以認為她失去底線了,我認為她是守住底線了,而且守得非常艱苦,具有一定犧牲精神。

  我們不能永遠不去觸碰現實的東西,現在生活、經濟、道德層面都發生了很多變化,對很多年輕人來說,我們以前難以啟齒的,很難選擇的,現在他們很容易選擇了。

  有些錯誤能犯,有些錯誤不能犯,說白了,什么錯都能犯,就是不能,不能通奸。未婚同居不能提,但是呢,在我的戲里可以看到,兩個人早上從臥室出來吃早餐,這都表現到了,只不過比較含蓄。這些東西在生活中大家都很熟知,廣泛存在。從主觀來講我可以接受,但現在三觀如此端正的年輕人,他們在生活中的自我要求也是這樣的?

  另外,我想讓這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模式顯得稍微少見一些。我想到了日本電影《情書》,男女主人公雖然很相愛,但幾乎很少見面。他們的相愛是生死兩地,這就變成一種思念了。所以我用了戲劇性的方式,兩人單著的時候沒有好成,剛有的時候我來找你了,好不成,你分手來找我,我身邊有人,又遺憾分開了。想在情感中,把時間長度加入之后,讓人有同情有遺憾。

  姜偉:劇作把誰寫死了,一定是這個人沒有活的必要,或者死得有價值。如果說老白繼續活著,踩底線的就是鄭秋冬了。一男一女要好,必須要設置障礙,否則戲劇性何在?情感波折哪來?

  所以我看有些人說,鄭秋冬和羅伊人,是帶著道德污點出場的,這是大錯的錯覺。他不是圣人,而且我們對于看過的言情戲中,最俗爛的二男一女,二女一男,他們都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,而我這個三角,是一個超級長超級長的等腰三角,兩條很長的邊線,一個很短很短的底線。

  我想大家應該再想這個事情,這個女孩跟一個男孩好了,第二天她立刻就停下來了,這到底是踩底線還是守底線的。

  姜偉:菅紉姿是1991年的,這個戲拍時她24歲,在中國女演員出道時,24歲能演女一的,有幾個?能演得比她好的,有幾個?我覺得要公道地看,不能讓她跟影后比,跟演那么多年戲的女演員比。有些現在大紅大紫的,倒追回去她們24歲的時候,演的什么戲???我滿意,非常好了。

  姜偉:盡量不給她排重場戲,但是一進組就是那場,胡歌在監獄里見面的戲。通過吃飯聊天,讓她放松,對手戲演員熟悉一下,好一些。

  姜偉:首先,我看到過那種報道,隱姓埋名很多年,最終成就大事,雖然最后落馬露餡了。那我就有理由相信,就有人沒有露餡的,有隱瞞二十年的,就有三十年的。

  第二,一個人他要想送水工送快遞,他可以不隱瞞,或者想不到去隱瞞。如果一個人心氣特別高,想成就一番體面的事業,想西裝革履得去CBD上班,他會不會比普通老百姓更看重五年監獄經歷,會不會比普通老百姓更想洗白?鄭秋冬是心氣很高的人,尤其是在熊青春(萬茜 飾)的調侃中,可以看到熊青春對他心高氣傲的評論。

  這兩點說明,他這個冒名頂替的決定不是簡單的。 那些說這個決定很幼稚的人,他思考問題的方式一定很幼稚。

  澎湃新聞:現在很多國產劇的主角都是完美的,道德到能力,都是開掛式的,鄭秋冬前幾集的行為就暴露了他的污點,所以你對完美主角的寫法是怎么看待的?

  姜偉:我認為一出場就完美的人設,所有戲都完成不了。你要看我后面的鄭秋冬,后面的鄭秋冬比現在所有的主角都完美,就因為后面太完美,我必須要讓他前面有缺陷。

  我們拿出來比比,誰比我后面的鄭秋冬完美?陳龍后面有句臺詞,“鄭秋冬,你要當圣人???”他對自己要求到這個程度了,他要求自己的精神世界是極其干凈的,所以我必須要讓他跌倒了爬起來,跌倒了再爬起來。

  改變身份這個事,我覺得大家還是要想想。頂多說沒有寫好,但這個人有這種念頭,他一定不是普通人。而且這也是現實,你坐過大牢的人,誰信任你???你要是要在高端場合混的話,這是明擺的道理。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挑剔的人是怎么想的。

  誰不想改變歷史?從想到做,就是普通人和戲劇人的差異,現實中其實也有這樣的人,出牢門就認了的,是我們普通人,但想干大事有理想的,就可能走這一步。

  姜偉:對,隨后他有很多自我闡釋自我剖析的臺詞,這是對他的選擇特別好的詮釋。其實那就是編劇想說給觀眾聽的話。

  澎湃新聞:有關面相學的問題是個不少人質疑的點,認為這把人力資源行業說得太簡單。這是你咨詢過人力資源行業的是嗎?

  姜偉:孫紅雷講過很多人力資源的事,講了人力資源的高與貴,還有幾大公司,他講了個全劇點題的話,人力資源不是給人找工作,是讓有工作的人找到更適合的工作。

  你現在找獵頭公司老大問,他們看不看面相?他們一見到人就是看面相,這是光輝國際的老大跟我講的。面相這個也是有中國傳統根據的,老輩人說,過去做官的人面相不能丑陋。現在雖然不講面相的問題,但做人力資源的人,還是看面相的,他會掂量一下。

  姜偉:因為我以前寫諜戰戲,年代戲也得多,現在改成都市戲了。我是覺得,現在我們的都市戲什么樣子?我認為我應該拍得比他們要好。這是我想做到的。

  最難的一點,每個戲有每個戲的精神價值觀追求,這個戲能不能把我想表達的價值訴求表達出來,是難中之難。從穿著到臺詞,每場戲,這種對價值觀的體現,是要貫穿始終的。

  姜偉:物質生活的改善和提高已經不是現代人生的基本詮釋了,現代人應該有精神家園的重建,和健康人格的確立,這是我今天要寫的東西。網上不健全人格的人太多了,很多人在人前都不敢做,在沒人的時候都敢做了。所以健康人格是現在這個時代的人極其缺乏的。

  這個需要你鋪陳在所有的戲中,點點滴滴,匯成一片,才能完成整個的概念,就像《潛伏》談信仰,一兩場戲是談不出來的,只有這個人朝這個方向走的時候,才能帶出這個信仰。

  我是想通過,鄭秋冬周邊的所有人傳達。所有寫到的人都是有用的,他們都在共同完成一個人物,表達一個主旨。

  姜偉:如果你覺得這個戲有什么與眾不同的地方,那都是我的困惑。具體的困惑,比如我不認識你,你高高在上,我無法接近你,但客戶讓我15天必須讓我跟你很熟,掏心掏肺的熟。我根本沒辦法接近你,我必須要用我的智慧,怎么去做?

  姜偉:在這一年,我們都市的變化主要在什么地方?我們在造型上,格調上,有什么變化?電視劇不還是16:9嗎?我們中國人都打高爾夫球去了嗎?沒有啊。延播了一年就變得陳舊落后了?我不這么認為,我覺得一點沒影響。

  有些人說臉黃,為了這個問題我返工過一次,但是每個設備上看,顏色都不一樣。磨皮我是堅決不允許的,都那么好看,還磨什么?就是顏色的問題,現在這個已經是調整了好幾次了,沒辦法了。

-------澎湃新聞(16)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