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珠激斗所有暗藏礼包 > 三肖必中特 >

龙珠激斗破解版在哪下:·江歌案|等不到劉鑫道歉還有更好的方式寬慰江母

時間:2017-11-15 瀏覽:次 我要評論

龙珠激斗所有暗藏礼包 www.fypnz.icu   “為朋友兩肋插刀,朋友卻在歲月靜好”的爭議性情節,將這起純“私人”事件帶入公共管道,自然有其必然性。但當下的輿情圖譜卻更多的是“情緒對情緒”,人們批發著憤怒,零售著仇恨——雖然這事仍處在“情緒太多,事實不夠用”的狀態,雖然眼下支撐“江歌替劉鑫而死”的核心情節“擋刀說”和“關門拒救說”并未確證。

  憤懣可以理解,因為附在樸素正義觀之上的情緒,總需要宣泄的出口。也不必將那些止步于暴戾之前的據實批判斥為暴力,不能說一個人批是正常表達,一萬個人批就是網絡暴力,是不是暴力關鍵看其質地,而非話語厚度。本質上,模糊道德分野進而給懦弱以奔向壞的動力,未必比道德裹挾式審判更好。

  但合理的情緒呈現,應該圍繞確定性事實,而不宜根據不確定信源與腦補情節。劉鑫及其家人事后表現的明顯不當不可否認,這引發激憤很正常;但案發現場“室友替死,自己偷生”的情景并未得到證實,以此為據點發射道德炮彈,快意泄恨,還有失妥當。

  很多憤怒情緒的出發點,還是站在江母一邊。他們為江母鳴不平:失女之痛,其悲孰甚?何況是跟自己相依為命的獨女。這意味著,江母的精神支柱極可能因此坍塌。而江母可堪同情的處境,愈發增加了網民對劉鑫事后冷血反應的憤怒。所以,他們心中也生成了某種正義邏輯:罵劉鑫不是為了自身宣泄,而是為了江歌母親。

  得承認,這類邏輯未必全無道理,比如某自媒體大V就說,她聯系到江母后,江母說“我現在內心很脆弱,多虧有無數的正義之士這樣支持我,否則我堅持不下去”。

  答案是,江母最不需要的,就是打著“同情她”之名的憤怒。把憤怒變成同情的出口,用憤怒對江母仍難平靜的內心火上澆油,只會讓負面情緒在頻密加成中越變越厚,最終讓內心頻受劇烈沖擊,難以從中擺脫。

  盡管很難說,仇恨對江母是直接的心靈罌粟,但絕非什么“心理補品”。我們不必為其代行寬容,也不必要求其放棄怨懟,她的“不寬容”是一個母親喪女并遭“二次傷害”后的自我交代。但我們卻可以用更溫潤的寬慰,讓她在時間的蕩滌中漸次遺忘積怨——有些恨很難用寬容消釋,但卻能消融于時間。

  她需要聲援,本質上需要的也是心理勸慰,讓她知道她不是“一個人”,而不是延長痛苦宰制她情緒的時間。

  從現實角度看,鼓動仇恨也只會讓江母變得更加被動。劉鑫的身份印記其實有幾個:牽連者,受害者,證人。前兩個身份早已在喧噪的場被解讀得太多,但“證人”身份被提及得卻較少。就眼下看,劉鑫的證詞,對案件判決有不小的影響,甚至關涉到兇手能否罪有應得。

-------澎湃新聞(17)----